网友关注 点击更多>>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常菜谱 >> 南瓜 >> 正文

钟南山:医改七年,我并不满意

2017-03-23 13:14:55

来源:

人气:0

钟南山:医改七年,我并不满意

钟南山:医改七年,我并不满意

钟南山:医改七年,我并不满意

比广东代表团的“大部队”晚一天抵京,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钟南山,昨天终于在北京亮相,接受媒体记者采访。对于医改七年进程,钟南山直言自己对医改并不满意,他建议公立医院应当回归公益性,不能让医生的工资与创收挂钩,而这也是导至综合医院里儿科医生流失的根源。

新快报特派北京记者周雯

谈儿科医生

“这两三年儿科医生流失率达11%”

记者:现状的儿科医生不足问题,您怎么看?

钟南山:儿科医生不足,儿科医生流失,是我们现在医改里头一些错误的方向,以及公立医院医改出现错误的最重要的写照。公立医院的核心是解决它的租赁性,解决它的公益性。现在公立医院医生的收入主要还是靠创收。创收美其名曰是多劳多得,但什么叫劳?是绩效评估。绩效评估来自哪儿?不是来自医生的劳动,或者工作的难度,而是来自开的检查药物和项目,恰恰儿科这方面最缺少。儿科医生流动得这么厉害,它不是人才流动,而是人才流失。

记者:儿科医生流失的原因是什么?

钟南山:一是工作量极大,二是压力非常大,三是待遇很低。儿科医生的流失,在综合医院最突出。前几天中华医学会上海市儿科疾病学会主任给我的资料里说,他们调查了1.5万多家的医院,其中八成医院回收材料表明,儿科医生这两三年的流失率达到11%,很惊人。小于35岁的达到14%,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现状。二孩政策一放开,儿科更需要了。现在深圳某一儿童医院几年来流失的医生36个,护士163个,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是对公立医院医改没有抓住本质的写照。

记者:重新恢复儿科医生的本科招生,你同意吗?

钟南山:我同意,这是其中一个办法。

记者:还有什么办法?

钟南山:我觉得解决的根本办法是解决医生待遇,其中儿科医生待遇问题最突出,因为儿科医生开药少、方法少,所以待遇问题是最突出的。实际上不光是儿科医生,还有急诊、产科医生,都很成问题。我统计了几个大学,医科大学生刚毕业很辛苦,起码有20%就不干医了,这就说明问题。

谈医疗改革

“公立医院应该解决公益性问题”

记者:医改进展到第7年,你满不满意它的进展?

钟南山:我不满意,我主要是对公立医院改革不满意,不满意是在于公立医院应该解决公益性问题。

记者:十三五期间医改怎么改,您有什么建议?

钟南山:我觉得医改最大的问题就是解决公立医院的公益性,解决了公益性,很多问题都好解决,医院脱离了市场化的引导和市场化的机制,这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最根本的问题,但是现在偏偏没解决。

记者:没有进展是什么原因?

钟南山:解除以药养医,解除这个解除那个,钱从哪儿来?就是这个问题。我们的钱,医生的收入,哪里来?医生的收入是从老百姓的腰包里拿出来还是从政府拿过来?政府的钱从哪儿来呢?政府的钱是从纳税者中来的,政府给的话,医生有了基本保证,很多东西就对他有要求,他不需要发愁每天要看多少病的问题,不需要发愁多开处方,这个对他没有直接的关系,这样的话很多问题就比较容易解决。我不是马上解决,而是说有了解决的好的基础,如果没有这个,始终是靠市场化托着,而且作为导向的话,那些东西都解决不了。

记者:你认为还是要加大财政投入?

钟南山:我不认为是加大财政投入,是加大对供方的投入。什么叫供方?需方是老百姓。现在医保已经提高很多,但很快就用完了。但有些是不是该用的?医生会尽量检查,做完了就用完了。病人也有这个情况,反正我尽量用,有的是不是该用并不见得,这里头有很多问题。你再加医保的话,再加两三倍照样用完。为什么?你供方没解决。

记者:供方指的是医院投入,建医院?

钟南山:不是建医院,现在医院已经够多的。现在医院盲目扩充,也是公立医院没有公益性的一个表现。

记者:怎么评价互联网+医疗?

钟南山:互联网能够解决老百姓的疑惑,纠正他们对诊治的问题,以及询问医药起到很大的作用。但互联网医疗不可能代替医生的诊治,互联网是数字上以及资料上的互相交流。但是医生跟病人除了病情业务,很重要的是思想交流。

谈中医保健

“‘治未病’是中医药的发展方向”

记者:国务院日前印发《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你怎么看规划对中医药发展的意义?

钟南山:发展规划我还没有仔细看,我希望中医药研究,以及中医医院真正地发展中药,这是我最原始的看法。我是非常支持发展规划的,屠呦呦提取青蒿素,经过三十多年的实践取得世界性的突破。中药里头有很多很多东西,现在也在做流感中药等。我是非常赞成政府出台政策,但我要看具体的内容。

记者:中医“治未病”,你还支持吗?

钟南山:“治未病”是我们发展的方向,现在的医疗体制不太支持“治未病”。

记者:对保健品有什么建议?

钟南山:保健品是个世界性问题,现在是停留在一般人的感受,老百姓体验过后,说喝红酒好,可以长寿,吃这个吃那个。但是,我们还是主张,一个真正的很好的保健品,提高到“治未病”,必须要有科学依据。只要有很好的引导政策,我看是不错的。

快人快语

“我给这一年的治霾工作打70分,应该说是有很大的进步。据我所知,京津冀的雾霾比前一年减少了11%,长三角接近12%,珠三角是18%,这是很大的进步,政府做了很大的努力。”

——钟南山给上一年的治霾工作打70分

“寨卡疫情,全国做得很好,外堵输入,内防扩散。现在国内大概有8例疑似病例,但都没有感染,而且很早就发现了。关键还是到三四五月份,蚊子多了,特别是广东,现在关键要注意一下外堵输入。我觉得像现在这么注意防控的情况下,发现后适当隔离,加强防蚊工作,像巴西一样大规模爆发是不会的。”

——钟南山对寨卡疫情防控有信心 以上就是关于“钟南山:医改七年,我并不满意”的内容,希望大家看的开心,看的愉快,也希望大家能够积极的分享本网站,让更多的人看到本站的“钟南山:医改七年,我并不满意”内容,谢谢!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