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关注 点击更多>>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常菜谱 >> 海带 >> 正文

专访爱国者导演龚朝晖怪才这个称号已经是过

2019-03-26 00:55:46

来源:

人气:0

传媒大眼导读 在龚朝晖的眼中,最好的战争剧都是反战的。在创作的过程中,他并没有借鉴以往的影视作品,而

传媒大眼导读

在龚朝晖的眼中,最好的战争剧都是反战的。在创作的过程中,他并没有借鉴以往的影视作品,而是参考纪录片和珍贵的照片。这实际上是我们文化的衰败,也是我们民族的悲哀。他认为,把抗日战争这种苦难神化、娱乐化,这是在真实性和戏剧性中过分强调了戏剧性,忽略了真实性。

作者:殷贝

来源:传媒内参-传媒大眼

每个创作者在年轻的时候都会找到一些自以为独特的表达方式,但是实际上更多的是为了博眼球,著名导演龚朝晖笑称自己也不例外。

龚朝晖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在做演员的时候,他没有放弃自己的导演梦,一边拍戏,一边跟着导演学习。后来因导演《反贪局长》《最高利益》《水上游击队》等经典作品获得多项殊荣,也因他在音乐、表演方面颇有建树,所以业内素有“怪才”之称。对于这个称号,龚朝晖坦言这仅是对年轻时自己的一个褒奖。他回忆称,自己从读书时候交作业,一直到拍戏都不会按照常理出牌,希望用所谓的怪招、用不同的方式来讲故事。

历经多年的导演生涯,让如今的龚朝晖已经不愿意再使用所谓的“怪招”。在当下,他认为:“每一个故事,只有一种最佳的表达方式。我希望作品中的每一个人物,都能跟当下的观众产生共情。”

怀揣着对红色题材剧难以割舍的执念,在今年6月,龚朝晖导演为观众献上自己的匠心巨制《爱国者》。

最好的战争剧是反战的,抗日神剧的“锅”不能推给观众

“我不知道你能理解从小就没见过姥姥和姥爷的感觉吗?”龚朝晖语速变得缓慢,目光散落在灰暗的灯光里面。“我的姥姥和姥爷死于战争时期的空难,母亲在孤儿院长大的。”龚朝晖告诉,这也许是他为何多年对红色题材剧保持密切关注和接拍《爱国者》的初衷。

《爱国者》这部剧找到龚朝晖,是在开机前的一个月。仅一个月的筹备时间是完全不够的,即便是一年也未必够。可这部剧传递的精神吸引了他:“在战争这种极端的环境下,人性是什么样子的?”他在看剧本的时候就被打动了。他凌晨3点躺在床上,本想着睡前看两眼,也没有决定一定要接,但是一看就看到了天亮,《爱国者》人物小传的每个人物都栩栩如生。

在龚朝晖的眼中,最好的战争剧都是反战的。在创作的过程中,他并没有借鉴以往的影视作品,而是参考纪录片和珍贵的照片。“我经常思考,当年的人是怎么想的,因为我想努力地表达出人类共通的情感。”龚朝晖反复强调“真实”。在他眼中,一部好的战争剧,首先要拍好战争,要把仗打得像真的,然后表现战争中的人——他们的情感和饱受战争摧残的情感。这也是《爱国者》与大家口中抗日神剧的不同,它是一部让大家正视中国苦难的电视剧。剧中每一位爱国者都是战士,他们满腔热血,他们勇往直前,《爱国者》抒发了每一位爱国者的家国情怀。

龚朝晖对于抗日“神剧”的态度是憎恶的,中国电视剧市场在经过“手撕鬼子”“无敌飞刀”等离奇情节的浸染后,抗战题材已然打下了“神剧”的烙印,各种光怪陆离的“神情节”一面让观众嗤之以鼻,一面又让友趋之若鹜,甚至有友热衷于挖掘并制作离奇的神剧段子,供民掀起吐槽的狂欢。龚朝晖表示,这个现象的产生不能归咎于观众,抗日神剧的出现是中国电视剧市场畸形的产品。“我们有些创作者会提出:观众喜欢看热闹,于是乎就越来越热闹;甚至说,不手撕鬼子,不足以显示戏剧的张力。这实际上是我们文化的衰败,也是我们民族的悲哀。把抗日战争这种苦难神化、娱乐化,这是在真实性和戏剧性中过分强调了戏剧性,忽略了真实性。”龚朝晖说。

与其拍年轻人爱看的戏,不如用年轻的表达方式

对于龚朝晖来说,如何把《爱国者》的故事讲得精彩可信,如何高效准确地将自己的意图传达到600多人的剧组里面,这是他拍摄期间每天都在思考的事情,更是挑战。

《爱国者》以14年抗战为背景,讲述了地下党人宋烟桥寻找传奇英雄颜红光,并最终成长为“颜红光”,带领各路爱国者奋勇抗战的电视剧。作为一部抗战大剧,这部剧没有所谓固定的受众群,在龚朝晖眼中,《爱国者》是用全剧组的心血和年轻的表达方式来吸引观众。

《爱国者》拍摄时长总共花费了128天,632位工作人员在零上40℃到零下20℃的艰苦环境下,跨越哈尔滨、旅顺、常州等5个地区8000里路才完成全剧的拍摄。“这部剧不仅故事体量大、出场人物多,更是因为这部剧从前期筹备到中期拍摄以及后期制作,都凝聚着全剧组的一心血和艰辛。”龚朝辉道。

从《爱国者》的拍摄镜头、场地到演员的服化道,甚至该剧的音乐创作,龚朝晖都事无巨细地把关。在《爱国者》中,龚朝晖运用莱卡镜头完成全程的拍摄。为了让背景音乐与剧情起到化学作用,他非常重视音乐对剧情氛围的烘托:“该剧的音乐均为原创,总计超过100段音乐,音乐体量相当于3部剧的总量,所以我们的音乐投入也挺大的。”为了《爱国者》更好的观感,他在拍摄的时候并没有采用破旧灰暗的房子来拍。“我用的新房子来进行拍摄,当时制作人问我为什么这样。我说:你想,100年前的哈尔滨,房子就是这样,它不是100年之后我们看到的样子。”龚朝晖道。

《爱国者》拍摄最困难的无疑是“雪原”戏份,剧组4月份开机,直到5月份依旧在下雪。那时的温度导致山上下雪,山下下雨,并且到晚上一刮风几十公里的山道就会结冰,摄制车辆、器材车辆都会打滑,无法顺利上山。在开机前一天,龚朝晖和制片人去山上采景,刹车系统、防滑系统全部失灵。所以在拍摄时,必须每天很早用铲车铲冰雪。经常铲了前面,后面又被刚下的雪挡住了。龚朝晖回忆道;“雪都是齐腰深,设备很难移动。再加上开春之后底层的雪开始流动了,有很多坚硬的石头很容易让人受伤。”

保持一颗童心方有真性情,从容冷静才能化险为夷

当被问到导演最重要的品质时,“保持一颗童心”,这是龚朝晖坚定不疑的答案。“因为有了童心才能有真性情,有了真性情才会用真诚的方式来表达情感。”现如今不光是演员,甚至导演都流行赚快钱。久而久之赚快钱、不愿意吃苦成为了业界的常态。也许正源于导演的这份“真”,我们能从《爱国者》感受所有幕后人员胸中燃着一腔热血,这股热血既是他们驱散严寒、对抗艰苦环境的武器,也是最终点燃人物的火种。

龚朝晖跟分享创作经验:“作为一个创作者,尤其是电视剧导演,步伐应该和观众基本同步。因为影视进步发展是和技术的发展、叙事的发展以及和当代观众的习惯紧密相关的。”普通的观众不是影像工作者,没有受到过专门的训练。一些太跳跃的故事以及烧脑的情节

专访爱国者导演龚朝晖怪才这个称号已经是过

,包括影视创作者自以为了不起的声音,都会让观众在接受你传达的思想时产生一些障碍。当影视工作者步伐跨得太大了,观众可能会弃剧,但如果落后于观众,观众同样也会弃剧。

在叙事手法上,龚朝晖不仅用语言来描绘,更倾向于视觉化的表达。他举例说明:“当刘沛向宋烟桥讲述王书记被捕经过的时候,镜头闪现出王振祥匆匆发报的场景,以及日本特务想要抓捕他,他烧毁文件的闪回片段。我利用这些方式把整个故事视觉化和通俗化。”

龚朝晖坦言多年的导演经验,他在面对团队和创作过程中,需要一份从容的精神,这也得益于他平时的兴趣爱好——极限运动。龚朝晖讲到作为滑翔运动员飞行的时候,除了要有胆量,还要判断适不适合飞行,如果飞出去出了状况,又应该如何处理。正是热爱极限运动让龚朝晖保持了一份从容。这份从容就像激情和冷静的矛盾体。如同影视创作中,在充满激情的同时,“我们需要冷静地审视自己,什么才是重要的事情”,龚朝晖道。

对话龚朝晖 我想要“糙”的感觉

Q:你能阐述一下宋烟桥和舒婕两位主创的设计构想吗?你如何评价这两位主创?

A:宋烟桥这个人物受过高级的特务训练,他在战争中起到发展和壮大的作用。宋烟桥的饰演者张鲁一本身是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毕业,导演系毕业之后他又读了北大研究生,他在创作上是比较理性的。舒婕的饰演者佟丽娅是中央戏剧表演系毕业,她是一个比较感性的人。他们两位的创作特性各有优长。

Q:作为《爱国者》的导演,你在现场对演员有哪些要求?

A:因为考虑到《爱国者》这部剧的整体气质,我跟他们说过,表演上要一种“糙”的感觉,这个糙的感觉也源于我对于这个剧的真实感,我不希望演员特别像演戏,希望能够像一个真实发生的故事。

Q:对于你想要“糙”的感觉,可以给我们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吗?

A:我记得有一场戏,宋烟桥和舒婕在大雪下谈论诗歌,然后宋烟桥就说年轻的时候也写过诗,写爱情的,但我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她,她就是祖国。在这一段里面,张鲁一本身的声音条件很好。他演完,我就跟他说:“你能不能换一个方式演?”我问他:“你见过诗人朗诵诗歌没有?我们一般见到演员朗诵诗歌的抑扬顿挫非常标准。诗人朗诵诗歌的时候,他好像有点不大准确,但是它的味道很足。”我还举了个例子,比如说这个歌手唱歌,他唱的音高、音准都特别完美;但是作曲家唱歌,你就觉得好像节奏、音准都不是那么完美,但是它味道很足。比如说罗大佑、李宗盛、周杰伦,他们都有另外一种味道,我想要的也是这种感觉。

Q:听说你还是国家D级滑翔伞运动员,会遇到危险么?

A:对,我很喜欢户外纯净的空气!之前曾因为极限运动,导致胸腔肋骨骨折,如果情况再危险一些,骨头就很有可能刺入心脏。滑翔伞运动员在飞行的时候遇到问题,在天上处理状况的时间只有几秒钟,这个几秒钟,如果不冷静做出正确的判断,很有可能会付出生命,但如果冷静做出正确的选择,你就可以化险为夷。

相关Tags:

松香报价
五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子宫内膜炎产生的原因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