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关注 点击更多>>
当前位置 > 首页 > 饮食健康 >> 功能性调理

白岩松谈胡万林他可能不懂医学但太懂中国亾

2020-11-20 11:31:12

来源:

人气:0

白岩松谈胡万林:他可能不懂医学 但太懂中国亾

《1+1》2013年10月24日——打不倒的“胡万林”?!

评论员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1+1》。13年前,2000年的时候,当时的“神医”胡万林,因为非法行医导致有人死亡,因此被判了15年徒刑。当时我以为,这个当年已经51岁的人,应该从历史当中就慢慢消失了,起码从我们视线当中慢慢消失,将来也不会再有机会祸害人了。但是谁能想到,这几天一看才发现,他不仅在2011年提早已出狱了,而且再次走上了非法行医的道路,并且再次把人给治死了,而又被抓起来了。这个我们身边的“不倒翁”,为什么能一次又一次地不倒呢?他的当然有,而我们的又是什么呢?这到底该怎么样去思考。来,今天我们一起去关注他。

解说:

在云旭阳的络空间里,关于他自己的照片极少,但仅有的几张,却都是笑容灿烂的。直到今天,依然有生前朋友给他留言,询问失去联系的他“在吗?”或者寄托哀悼,写下“旭阳,走好!”今天,距离云旭阳离开人世已过去54天,今天通过他的个人络空间,我们仍能了解,这个22岁的阳光大男孩,对中医针灸是多么的痴迷。在他发布的所有538篇日志中,关于针灸理论的,就占到了457篇。从事针灸,曾是他寻求的理想事业。直到今年8月29日,他跟家人说,要去河南洛阳市,参加一个中医研讨会。

采访云文超云旭阳父亲:

当时是8月29日上午,孩子离家出走的,走的时候他说上联系到,洛阳有个中医研讨会,当时他身上带一千块钱去了。

解说:

但是,仅仅过了两天,云旭阳的父亲得到的却是儿子的噩耗。

云文超:

我听到他的消息就是8月31日,晚上10点以后,说小孩在那边出事,不行了,说他喝了甚么东西。到9月2日,我们去洛阳市新安县,孩子出事地点,我走到洛阳市新安县的时候,孩子已经在殡仪馆里了。云旭阳的死亡地点,是在洛阳新安县龙潭大峡谷的一个农家宾馆,那末8月31日中午,云旭阳及其他一行17人入住以后,在这里究竟产生了甚么?根据宾馆老板李建国的描述,大约下午4、5点钟,楼上随即开始传出类似人呕吐时的巨大“吭吭”声,响动很大,担心有人出事,李建国想上楼察看,但在楼道口被堵住,不让靠近。直到8点左右,1名男青年,神色慌张地从楼上跑下来,大喊“有人快死了,下一个就是我。”赤身裸体,半靠墙上,头上出血,口冒不明液体,这是随后跑上楼的旅馆老板的儿子,在事发306房间的卫生间里看到的场景,那么之前,死者云旭阳究竟在里边做甚么?今天,我们也采访了当时在事发现场的另外一名学员。据他介绍,当时云旭阳喝的是一种叫做五味汤的液体。

采访陈永康:

他是在厕所里面,(呕吐)时间搞长了以后,他把那个厕所里面搞堵了,水全部流在那个房间里面了,后来他们发现那个房间怎样那么多水,就敲那个门,喊他就喊不应,喊不应他们就把门撞开了,撞开以后,他就已经在地上了,他后脑勺有血,可能是这个后脑着地以后,人摔了以后昏迷的,跟喝五味汤没什么关系。

但是我看有很多媒体报道,是说孩子身上是有伤的。

陈永康:

他是摔伤的。

烫伤是那里来的?

陈永康:

烫伤是他把热水器搞坏了,那个脚上的伤可能是他抽搐的时候,蹭到墙上,蹭破了。

解说:

随后县医院急救人员赶到,进行持续抢救,22岁的云旭阳,最终宣布不治身亡。

白岩松:

我们听今天下午对那个当时在现场的另一位学员的采访,你马上就会生疑,如果要是按他接受采访所说的,很有可能要描写成,他是在卫生间里倒了,然后摔在地上有血,最后他的死亡缘由可能是这个,跟喝五味汤什么等等是没有关系。我们来看一下警方的尸检报告。河南新安县的警方,尸检鉴定意见通知书:

“云旭阳符合因饮用含芒硝类的液体后引起恶心、呕吐等,合并肠炎和上呼吸道感染导致机体脱水、水电解质平衡紊乱和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的征象。”

并没有说是外力的作用所致使的,这是一个尸检意见通知书,固然请注意,这是一个征象,也并没有说是最后的肯定。我们来了解一下,假如是含有芒硝,果壳问答上面说,芒硝是什么呢?它在肠道产生高渗透压而起到泻药的作用。滥用泻药可以致使脱水和体内电解质失衡,严重的时候,可能危及生命,长期使用也可影响消化系统的正常功能。腹泻不等于排毒,靠芒硝来“包治百病”,导致病情延误,也会有很大的危害。

那末还要把这个事情说回来,其实这个22岁的阳光男孩要去学中医的时候,请注意,他并不是去治病,而是去学习,由于有这样一个研讨会。他到了那儿以后,应该知道这就是胡万林。在当今这样的一个互联时期里头,一个大学生想要百度一下,找一下胡万林之前的这种经历,应该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情,但是假设知道了,还要向他学,而且非常非常的信,这里就有很多让我们困惑的东西了。当然,这可能也正是胡万林能够重出江湖的一个重要原因。他可能不懂法律,可能也不懂医学,不懂科学,但是他懂很多的中国人,很多的中国人至今依然会去信神医,去信很多不科学的东西,只要这群人在,胡万林很清楚,他就可以保证“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固然要加引号了,他就可以再加引号地“东山再起”。

不过在这里,我们先不去探讨别的,有一个细节必须要去关注。他是1999年的时候,因为非法行医把人给治死了,给抓起来的。然后2000年的时候被判了15年,但是2011年的时候就出狱了,即便从1999年算起,他也差三年的刑期,这就涉及到了减刑,为何会是这样呢?接下来我们马上要连线一位专家,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的教授,阮齐林,阮教授您好。

阮齐林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

您好。

白岩松:

首先要问您一个司法的问题,符合什么样条件才可以减刑?

阮齐林:

根据法律规定,犯人有立功,或确有悔改表现的可以减刑。确有悔改表现,主要是四个方面:第一,认罪、悔罪;第二,遵照监规;第三,积极参加改造和培训;第四,完成生产任务。因此满足这样的条件,就可以减刑,我们国家减刑适用的是相当广泛的,通常只要实际履行的刑期,不低于原判刑期的1/2,能够出狱的,通常认为这是不违背法律规定的。

白岩松:

胡万林一定是属于符合这四项当中一项,但是我们是不是可以去探访,应当告诉我们。

阮齐林:

同时符合这四项才可以减刑。

白岩松:

所以要告诉我们,他为何会去减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我们如果向当地征求的话?阮齐林:

对对。而且监狱里的管理是非常规范的,他有一套积分制度,就是犯人通过表现,积到一定的分数,就可以报减刑,关于这个问题,最高法专门有一个关于减刑假释的规定,操作非常具体,一般判15年刑提前三年出来,在我们看来,还是符合常规的,犯人一般表现,这个时间出来,还是正常的。

白岩松:

这一点就说,我们要去更详细知道,他是符合那些条件,这个我们应该得到答复,当做一个我们要发问的地方。

接下来阮教授,我们要关心这个,关于他这次所设的罪名,我们发现有两个完全不同的看法,当地的公安机关认为,他所设的罪名为涉嫌非法行医,缘由是参加活动的所有人都喝了涉案的不明液体,胡万林行为实质就是行医,其主观上不是想置谁于死地,但是家属通过代理律师却反映不是,他们认为,所设的罪名应该是涉嫌故意杀人,他们的原因是什么呢?胡万林此前曾用芒硝致人死亡,对其危险性非常清楚,再次使用属于明知故犯,云旭阳出现不良反应后,没有及时救治,存在较多放任,有“故意杀人”的嫌疑。他的父亲也说,孩子身体健康是学习的,不是去治病的,认定胡万林非法行医,不太接受。那么阮教授,您的看法呢?

阮齐林:

我认为公安以非法行医立案,和被害人一方,怀疑他有杀人的嫌疑,这都很正常。由于根据警方的考虑是这样,本案有些案件的事实,需要进一步地查实,守旧起见,暂时以非法行医来立案,因为这样的话就是一种比较守旧、低调的做法。如果案件进一步地查明,如果涉嫌杀人,可能就按杀人,涉嫌过失致人死亡,就按过失致人死亡,涉嫌非法行医,就按非法行医,这是公安的做法,我认为是很正常的。

白岩松:

但是我们换一个角度去想,如果从家属反映,这不是非法行医,我孩子又没病,又不是到那儿治病的,你以前由于用芒硝就被判过刑,这次你是明知故犯,你觉得他的陈说,是不是也有一定的司法道理?

阮齐林:

家属这种想法,完全符合人之常情,要定故意杀人罪,从专业角度讲,必须满足两个基本点:第一,客观上,他使用的方法,足以致人死亡。这个足以致人死亡,通常意义上的足以致人死亡,而不是偶然的。第二个,就是主观上,对造成死亡的结果是明知的,或说是放任的。如果满足了这两个条件,是可以构成故意杀人罪的,固然目前,胡万林这种情况,符合不符合这个条件,还有待于进一步地查实。

白岩松:

好的,非常感谢阮教授给我们的提示,我想电视机前的观众,也可以通过阮教授给我们这样的一个提示,去做自己的判断,有时情绪跟司法的精神,有时候虽然不一致,但是要尊重司法的精神和相干的条款。

接下来我们就要去关注,胡万林出来了以后,在干什么?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研讨会?青年人为何要奔之而去呢?

解说:

一个建筑专业的大学生,为何会前往一个所谓的中医研讨会,并且意外身亡,究竟是谁引他走上了这条不归之路?

采访云文超云旭阳父亲:

陈永康、秦昌武与我孩子联系,说有一个中医研讨会,我孩子8月29日中午离家出走的,带了一千块钱,参加他的所谓中医研讨会。

解说:

陈永康是谁,秦昌武又是谁,陈永康是云旭阳学针灸时曾拜过的一名师傅,据媒体报道,正是经陈永康介绍,云旭阳才前往参加这个中医研讨会。而当我们今天联系陈永康,他却表示,自己也是从学针灸的弟子秦昌武口中了解到了胡万林和他的所谓神功。

采访陈永康:

我只是跟他(云旭阳)讲,我有一个学生,就是那个秦昌武,他去学了这个东西。

解说:

而陈永康本人,也与云旭阳前后脚参加了这场所谓的中医研讨会。

陈永康:

我是第二天去的,他(云旭阳)是头一天去的。

研讨会当时是什么样情况啊?

陈永康:

不是研讨会,就是胡万林老师那个自然运动疗法。

自然疗法这个现场,当时是怎么教学的呢?

陈永康:

我们头一天因为坐车去,就是看看山。第二天就看对面那个山。然后第三天就准备给我们讲课,是这样安排的。

解说:

既然是看山讲课,为何又会出现云旭阳在宾馆中的死亡呢?

那回到宾馆,为什么还会出现服用芒硝的情况呢?

陈永康:

不是芒硝,我们根本就没有服用芒硝。

那当时怎么孩子就出现问题了呢?

陈永康:

他那个问题,谁都说不清楚,我们是有十多个人吧,陆陆续续喝那个五味汤,没有喝芒硝。

当时有多少人喝了这个五味汤呢?

陈永康:

我们全部都喝了。

喝完之后,有人有不良反应吗?

陈永康:

没有。

那为什么后来云旭阳会出现这样一个情况呢?

陈永康:

后来他那个精神状态出了问题,由于他去,他不跟别人讲话,而且他还有一个问题,他这次学习,他没带钱,可能很自卑。

五味汤里头都是什么成份啊?

陈永康:

白糖、食盐、酱油、陈醋,就是4样东西,加一点咖啡。

解说:

我们无从判断陈永康口中的五味汤究竟含有怎样的成份,但是我们能够知道的是,学员现场饮用的五味汤并不是本人调制,而是出自胡万林弟子之手。而新安县公安局的鉴定意见通知书则显示,云旭阳的死亡,符合饮用含芒硝类液体后引发的征象。

那他为什么会吐呢?

陈永康:

我们练这个运动疗法,就说你喝水运动,你运动以后,就是把那个水吐出来,要把胃里面有一些残渣把它吐干净,就是通过这个方法来净化身体。

那就是说到现场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经过喝这个五味汤,都要进行这个呕吐?

陈永康:

对。

其实这个班的主要的疗程的工作就是这样的对吗?

陈永康:

对,就是吐,就是你每天都要吐。

每天要喝多少次这样的汤?

陈永康:

就是一次,一天只一次。

那吐呢?吐每天要吐几次?

陈永康:

吐就是吐一次。

解说:

每天喝,每次都吐,忍受着痛苦的学员们,认为如此就能养生保健,净化身体,而机会难得,根据学员介绍,他们还每人需要交上一万元,表示对老师胡万林的敬意。

白岩松:

这个陈永康可真是胡万林老师的“好学生”,按他的这类说法,这个五味汤里头,什么白糖、食盐,还加了一点咖啡,都可以送到星巴克了。不过你会发现,胡万林出狱之后也在与时俱进,有不变的,名字没变,然后可能是芒硝在五味汤里头,如果用尸检报告的结果。也有变的,从城市到农村了,而且门诊部医院变成中医研讨会了,创新了,上山养生等等。好,接下来我们要请教一名专家,他是中国医院协会医疗法制专业委员会的秘书长郑雪倩,郑秘书长您好。

郑雪倩中国医院协会医疗法制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你好主持人。

白岩松:

胡万林显然已改头换面了,虽然做的事情可能跟之前有类似,但是监管起来你觉得难度在那儿,你有什么好的监管建议吗?

郑雪倩:

像他现在这类出来以后,他没有公然地,比如在开设诊所,也没有说开一个公司,也没有一个公然的广告,或者在大街上做些宣传,所以他行动很隐蔽,这样就让人很难发现,而我们国家现在也不能说他刑满释放了,我们的执法监督人员,每天把每一个刑满释放的人都跟踪,在他没有犯罪嫌疑的时候,公安侦察机关也很难介入,也不能无故地来限制他的行动,确实对这种人监管有一些难度。但是我觉得他也不是不能监管,比如说他的居住地、户口所在地,还有他在进行活动的宾馆和居民区那些地方的街道,居委会、社区,还有派出所,我觉得他们对这些人,应当建立一些名单,比如说你刑满释放回来,他就有义务去帮助他比如找工作,或者帮助他、催促他们,是不是能够重新做人,对他们应当有一个信息的搜集和信息的一个追踪。当地派出所应当跟公安机关也有一个信息的联,全国的联。对他们这些情况,如果发现他们有违法行为的时候,就应该及时报告,那么我们公安机关的刑侦就可以参与,对累犯,我觉得也可以建立一些不良记录的黑名单,当他发生问题的时候,比如在办准入、办公司,当他出现要办这些行为的时候,当地在所在区的工商、卫生执法和城管,他们就可以联合在他所管辖那个区内,要检查,有没有这类行动。对像他这个旅馆,旅馆的住宅管理人员,他也不能听凭所有人在他的旅馆里随意做一些活动,他也要看一些,这些活动有没有违法性,应当及时地报告,这就构成了一个综合治理。

白岩松:

非常感谢秘书长给我们带来的建议。其实的确像秘书长所说的,有一定难度,他刑满释放了又回到社会当中,他也是一个正常人,你不能说每天盯着他,监管的成本也太大,因此出了事要立即警觉、快速地能够察觉到,如果又涉及到违法的时候,迅速能够形成这样一种用法律,来排除这样一种危险,这是最重要的。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必须要思考,我们难道没有吗?如果我们也有很强的科学精神,“胡万林”们会像不倒翁一样吗?继续视察。

解说:

胡万林当年吹捧的所谓理论,今天又夺取了一个年轻大学生的生命,更令人吃惊的是,打开各种巡医问药站,我们照旧能看到对胡万林的褒奖,比如这篇“胡万林的中医思想和技术是国宝”的帖子,发布时间就在昨天。胡万林到底是不是当代“华佗”,他的神医理论,为什么在他入狱多年之后,仍然有如此强的号召力?我们不敢相信,在1998年出版的《发现黄帝内经》一书中,被描写成几近可以包治百病的神医胡万林,真的又回来了吗?

胡万林:

一般的是癌症,我的成功率是81%。

解说:

在胡万林2000年入狱前,他不但可以在河南商丘卫达医院非法行医,还得到了当地专家小组对他考察后做出的巨大肯定,称其必将引发人类医院的巨大革命。在胡万林名声大噪的时刻,在他周围,不仅有强大的智囊团,还有经济人、医托和打手,那时媒体想要采访他都非常困难。

1998年9月,时任漯河市市长的刘法民,到胡万林所在的医院救治,在服用了被称为活水、神水的所谓神药之后,刘法民几天后被宣告不治。也是在1998年,一名患高血压病的55岁小学教师,在几次喝下视为芒硝药水的神药后离开人世。

有芒硝吗?

胡万林:

有,有十克芒硝。

解说:

治病治出了命案,胡万林也成了人人喊打的骗子。2000年他涉嫌非法行医罪被逮捕,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出狱没多久,这个胡万林就再次触及命案。而事实上,在胡万林入狱的这些年,那些所谓的大师神医,也从未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过。

阳光辟谷培训师:

辟谷它是什么呢?就是说打开我们一个辟谷潜能之后,人体就可以把我们身体里面毒素排除掉,为何人体会有病灶呢?是因为我们身体梗塞了,它堵了,堵了以后它不通了,就会产生病灶,很多慢性疾病,像包括一些恶性疾病,像一些肿瘤什么的,都是通过辟谷调理好了。

解说:

这是一个位于北京西山的辟谷高级培训班,宣称不吃不喝,单靠喝水来维持生命,实现辟谷养生,一个为期两三天的辟谷培训班,收费6800元,有的辟谷养生班,收费高达39900元。

阳光辟谷培训师:

像有些肝癌晚期,像有胃癌的,乃至有的都是到了晚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的都有,都通过辟谷调理好了。

白岩松:

胡万林的后半生基本上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不是在监狱,就是在通往监狱的路上。我们可以看看,前面有一次入狱,1982年的时候又再次入狱,1999年的时候第三次入狱,今年是第四次。今年他已64岁了,可能很多人会去乐观一点,将来他不会再去祸害人了,但是只要我们的内心仍然不够科学,我们还去相信很多的神医等等,胡万林也许会消失了,但是这个“林”,或者那个“本”,可能还会出现,所以要防范“胡万林”,要从改变我们自己开始。

原标题:白岩松谈胡万林:他可能不懂医学但太懂中国亾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7个月宝宝受凉拉肚子
男人尿痛
肺积水后背疼
行业新闻
小儿厌食如何调理
TAG:
相关内容